新聞動態

> 新聞動態 > 正文

山里,一位可親可敬的老人

更新時間:2019-10-19 09:24:38

在村扶貧,已逾兩年。期間,遇到過一些因學致貧的家庭,也想過一些辦法幫助紓解困境。每逢此時,我的腦海里總會想起一位去世多年的老人——我希望自己的綿薄之力,能讓他覺得自己當初的堅持,終有所回響,并于九泉之下感到些許慰藉。

這位老人,在我求學最困難的階段,予我刻骨銘心的幫助和關懷,讓我時至今日仍念念不忘!

思緒重回到1994年夏天。到岳西中學拿大學錄取通知書時,班主任給了我一張表,囑我填好,以便申請岳西縣獎助優秀大學生協會的扶持。坦率而言,當時我從未聽聞過這個機構,內心也沒有抱太大的期望。

令我感到意外的是,表格填好后的某天,有幾位老人找到了我家。當時家徒四壁,無好茶好煙相待,讓正準備出門為我求借學費的父親,顯得神情窘迫。領頭的一位老人高高瘦瘦、衣著簡樸,說話慢條斯理、和藹可親,一下子就消除了父親的手足無措。在家里,老人四處看看,不時問這問那,末了就說了一句:真是窮啊,這家是來對了!

謝絕家中留飯,老人一行頂著烈日離開了。后來我得知,那一年夏天,這群老人冒著酷暑,不顧高齡之軀,艱難行走于大別山的溝溝坎坎,先后來到八個與我類似的家庭,仔細調查走訪。臨近開學,我們被通知到縣政協辦公室開會,接受縣獎助優秀大學生協會的獎助。

從老人手中接過750元獎助金,我的內心五味雜陳。當其時,父親正為我的三千元學費(四年需全部交齊)而東奔西走。這筆錢的到來,對困頓中的我家,可謂雪中送炭。讓我尤為感動的是,老人家在會上的講話,無絲毫居高臨下和矯揉造作,始終和風細雨、設身處地,溫溫勉勵、如對家人,熨帖了我年輕而又敏感的內心。

從此以后,我便開始了與老人家十余年的交往。隨著了解的越深,更越發感到老人的可親可敬。

老人早年畢業于國立安徽大學,后放棄眾多機會,毅然選擇回桑梓之地投身教育,為岳西中學的開創者。當其時,地處大別山腹地的岳西縣,百廢待興。創設中學,可謂篳路藍縷。老人家以一腔熱血,找尋地點、多方奔走,歷盡千難萬苦,終于平地起屋,開創家鄉高中教育之新格局。此所中學如今為省示范,改變了無數山里娃的命運,結出累累碩果。其不朽勛勞,至今讓縣人稱頌。

事業起步數年后,老人家辛苦遭逢,被打成右派,坐牢三年,下放農村勞動直至1979年。正值壯年,只能獨坐幽寒。老人于困厄之中,雖感懷自己的人生際遇,更因深入民間,耳聞目睹太多山鄉貧寒子弟無力求學的案例,而憂心不已,可謂“窮年憂黎元、嘆息腸內熱”。

平反沒幾年,老人家便退休歸家。退休后,更是對山鄉貧寒子弟的求學之困念茲在茲,期待能發揮余熱、有所作為。

199211月底,已經70歲的老人,與抗戰時期老同學孫武于廣州見面。期間,老人講述了大別山窮人家孩子讀書的艱難,表達了想募集社會資金開展教育扶貧的想法,得到了孫武先生等鼎力相助。之后不久,縣獎助優秀大學生協會宣告成立,從此開始了綿延至今的捐資助學之路。而我,恰逢其時,受惠良多。讀大學期間,每年我都能收到一筆資助。數額在今天看來或許不算多,但在當時,卻是不可或缺。

據聞,協會運行以來,老人家與一批同道分文報酬不取。為保證確實惠及貧寒子弟,老人家一行每年夏天,都要親力親為,冒著酷暑炎熱,以高齡之軀跋山涉水,親自調查訪問。直到今天,先生一手創設的協會,經由各方共力,累計獎助一千多余名貧困學子,涉及金額近200萬元。可以想見,對于大別山的一個國家貧困縣而言,其內在驅動力究竟該有多大!

與老人家交往,前后不過十余年時間。其間耳聞目睹,令我感動,讓我受益,更值得引以為示范、畢生所追隨。

我曾親身經歷一件事情,讓我深感老人家的無私品德。當時,我有一個同學,被省內一所大學專科錄取。同學的家,正是先生下放勞動之所。落難期間,先生受他家幫助不少。同學的母親曾專門上門,希望老人家所在的協會,能夠予以扶助。但因達不到被救助的條件,終被委婉拒絕。盡管被認為“不講人情”,但先生不為所動,始終不徇私情。私底下交流此事時,老人曾感慨地對我說,協會雖是做好事,但如果不堅持真理、實事求是,終是難以為繼。

每年暑假期間,我都要去看望老人,與他說說話。同去者,往往數人,老人總是安排兒媳做一桌豐盛的飯菜,熱情招待。其長子及家人雖事業有成,但對我們這些窮學生,也從未表現出絲毫不耐,言語之中一樣熱情好客。看著我們這一幫年輕人,老人目光慈祥,視若晚輩。聽我們講述大學見聞和未來規劃,常常老懷大慰。臨近告別,他總要顫巍巍出門,送至老遠。長者之風,自然煥發,讓我倍感溫暖!

據我觀察,老人退休收入雖不低,但生活極簡樸:粗茶淡飯,少食葷腥;衣著樸素,舊衣舊鞋。老人有抽煙的習慣,我曾目睹他開柜取煙,發現里面數量不少,卻不過是價格極為低廉的“香梅”牌,跟當時普通農民所吸者并無二致。看老人家抽的有滋有味的樣子,我為此詫異好久。

我們受惠老人家多矣,但他從不以此自居,相反,時時處處視我們于平等。我曾和他通過若干信件,給我印象極深的是信的抬頭:“英國兄大鑒”。老人家足為我的爺爺輩,如此稱呼實在承受不起。我在回鄉看望時,曾當面提及千萬不可,他聽后只是微微一笑。后來打聽,接到老人家信件的同學,均有此經歷。讀書久了,漸漸知道了其來有自,為中國讀書人于對方的一種尊稱方式。雖今日很多人早已不再這般,但老人堅持如此,其謙虛、傳統的君子之風,令人感慨萬千!

至今猶記,我和老人家的一次對話。那時,我心念念希望考研,努力再上臺階,受限于家庭窘迫,父親已明確表態不予支持。滿心苦悶的我,曾和老人家談及此事。他一方面予我鼓勵,另一方面則溫溫安慰:“家庭情況不好,不妨先出來工作。無論在哪里,只要努力上進、踏實做人,都能夠發光發熱!”后雖常以未能考研為憾事,但想起老人家的話,想起他國立大學畢業后歸于桑梓一地,開創一番新境界,不由得內心平復許多。也因此,雖身居平凡,我仍時時以老人家之話語為勉勵,努力上進、踏實做人;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從這個意義而言,老人家予我的不僅是物質,更多的是精神!

老人臨去世前一年,我曾借回鄉之機,再次看望。此時,他已老態龍鐘,讓我心酸不已,以致上前緊緊擁抱,失態流淚。這次探望,我給老人家買了點微薄的禮物,聊表寸心。他雖勉強收下,卻命我下次“斷然不可”。老人家告訴我,看到我們能夠走出大山,助力家庭擺脫困境,而且工作順利,就深感心滿意足!只是當時我沒想到,這是我和老人最后的一次見面。

老人去世時,我因在外地出差,未能趕回,只能遙寄悲思。再后來,我與他創設的協會,也暌違多年。只是從大眾傳媒上,獲知這樣一個消息,老人家之子、之孫相繼接力,讓協會薪火相傳,繼續惠及更多山里貧寒學子。與之相同步,老人之子、之孫的事業枝繁葉茂、蒸蒸日上。我想,這或許是他厚澤蒼生的一種福報吧!

老人家之名儲芳慶,在我的家鄉岳西縣,為很多人都知曉,更為很多人所銘記!

 

作者背景簡要:
    這是一位90年代受岳西公益基金資助上安徽大學的受助者寫的,作者余英國,蓮云鄉人,在阜陽日報社,歷任記者,編輯,新聞中心主任,潁州晚報總編輯,阜陽日報社黨委委員、副總編輯,現任中共阜陽市委網信辦副主任。系安徽省宣傳系統拔尖人才,阜陽市拔尖人才。

 

 


七星彩长规律表